新聞中心

一種真菌的出現,才讓英國人對茶愛的死去活來


 

對英國人來說,沒有什麽是一杯茶不能解決的。

如果有,那就在茶裏加奶、加糖、加檸檬等。

 

但其實,英國人形成飲茶習慣也不過短短兩三個世紀。

與其他歐洲國家一樣,英國人*早也沈迷于喝咖啡。

 

不曾想,是一種**的出現徹底扭轉了曆史,使英國人“被迫”嗜茶如命。

 



實際上,茶和咖啡幾乎是在同一時期傳入英國的。

幾個世紀來,茶在和咖啡爭寵的過程中,一直節節敗退。

 

1652年,希臘人羅塞在英國倫敦開設了歐洲頭個咖啡館。

作爲一種新興的飲料,能起到提神作用的咖啡受到了很大歡迎。

 

再加上咖啡館收費低廉,支付一便士即可續杯,大家都樂于前往。

在咖啡館裏,人們既能休閑解乏,也能在那裏閱讀報刊、交流信息、針砭時弊等。

 


 

很快,倫敦咖啡館成爲了頗具影響的公共場所,其數量也不斷增加。

窂腲同時進來的茶葉,所造成的社會影響就非常有限。

 

雖說茶葉也同樣作爲新飲品,有在公共場合流通。

興許茶的價格比咖啡貴得多,所以並不叫座。

 

等大半個世紀過去了,茶葉只是偶爾出現在達官貴族的家宴中,絲毫沒能普及。

 


 

彼時,咖啡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占了英國市場。 

到了17世紀末,光是倫敦地區就擁有了2000多家咖啡館。

 

不過好景不長,咖啡在英國很快遭遇到了阻礙。

原因在于,當時絕大多數英國咖啡館是**男性進入。

 

部分英國所謂的“紳士們”,則借機躲到那裏逃避家庭責任。

這不免會激怒了勤懇的英國主婦們,將氣全都撒在了咖啡館的頭上,甚至對此進行抵制。

 


 

相比之下,18世紀後的茶葉似乎迎來了一場逆襲的機會。

 

凱瑟琳王後、瑪麗二世與安妮女王都喜歡上了飲茶。

這使得喝茶開始在英國女人中傳播,成爲時髦的生活方式。

 

可即便如此,咖啡仍占據著不可比擬的地位,其需求量是茶葉遠不能及的。

 


 

咖啡之所以能取得壓倒性勝利,背後隱藏著一場沒有硝煙的商業戰爭。

其實一開始,是英國東印度公司操縱著歐洲咖啡貿易的局面。

 

當時他們構建了一套系統,獨占性地在阿拉伯半島收購摩卡咖啡。

之後利用原本是海盜船的公司貿易船來搬運,並自行銷售、流通咖啡。

 

他們想先以低廉的價格培養人們喝咖啡的習慣,之後從中獲得巨額收益。

 


 

誰能想到,東印度公司的發財夢被荷蘭人打破了。

因爲荷蘭人在印度南部的一個錫蘭島,也是今天的斯裏蘭卡,開發大規模的咖啡園。

 

在那裏,他們生産出了比摩卡咖啡更加低廉的爪哇咖啡,並在歐洲大陸流通起來。

這無疑給英國東印度公司的咖啡貿易,造成了沈重的打擊。

 

在這樣的局勢下,英國人喝到了物美價廉的咖啡。

與此同時,英國東印度公司則無奈地將業務轉移到和中國的茶貿易上來。

 


 

不過到了19世紀,茶葉更是差一點全軍覆沒了。

因爲英國從荷蘭人手中獲得了斯裏蘭卡的掌控權。

 

與荷蘭人不同,當時嗜愛咖啡的英國人瘋狂地四處開發咖啡種植園。

據統計,種植面積再次增長一倍,達到近1600平方公裏。

 


 

在當時的斯裏蘭卡,近15%的農田上生長著咖啡樹。

1840年到1870年的30年間,斯裏蘭卡的咖啡出口量增加了足足20倍。

 

正所謂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。

如此單一的生態圈看似穩定,其實並不是件好事。

 

果不其然,一場潛伏已久的咖啡鏽病也讓這裏咖啡産業徹底崩盤。

 


 

1875年開始,咖啡的植株葉背就逐漸出現肉眼可見的現黃色斑點。

從植株底部,开始不断向上扩散。

 

晴朗的天氣加劇了病情擴散,能夠躲過一劫的咖啡少之又少。

病斑不断变大,颜色也從由黄转红。

 

這些紅色斑點合並成一個個大病斑。

就好像是生了鐵鏽一般,因此稱它爲咖啡鏽病。

 

 

 

實際上,咖啡鏽病(coffee rust)由咖啡锈菌(Hemileia vastatrix)引起。

這種病菌能夠侵染多達27種咖啡屬植物。

 

作爲一種病原菌,它們會通過孢子囊散發出大量孢子,借著風、雨傳向遠方。

孢子落在一片片咖啡樹上,芽管穿入植株,便會導致大片片地感染。

 

這種病*終導致出現症狀的葉片落葉,降低光合作用效率。

这会使枝条死亡,從而降低咖啡浆果的数量。

 


 

因此,這也使種植者蒙受了巨大的損失。 

随后疫情的逐年提升,咖啡产量從1870年的4.5萬噸跌落到了1889年的2300噸。

 

當地的農民幾乎嘗試所有的手段。

他們將翻了一遍土,患病的咖啡植株或是燒了或是掩埋在土裏。

 

然而這並沒有換來鏽病的結束,新種植的咖啡葉仍會生鏽。

 


 

作爲英國人的殖民地,英國政府不能對此坐視不理。

他們派遣一位植物病理學家哈利·沃德,親赴錫蘭島尋找應對策略。

 

哈利發現咖啡鏽菌只有在孢子階段可以被**劑殺滅。

一旦错过这个机会,孢子就完成了萌发,從而感染病菌。

 

可當時全世界還沒有一種高效的**劑,以至于該方法不能改變現狀。

 


 

除了斯裏蘭卡,菲律賓和東南亞的一些國家也曾爆發過咖啡鏽病。

這種**重創了當地的咖啡種植業,使其不再是世界上重要的咖啡生産國。

 

當然,這與它們太過依賴咖啡收益豐厚的農作物脫不了幹系,

比如當時的斯裏蘭卡,無論低海拔的平原和坡地,還是高原、山峰都種滿了咖啡樹。

 

毫無疑問,這種密集的單一栽培造成了這次的災難性後果。

 


 

同一塊地裏,單一栽培是傳統的種植的方法,但在現代農業中已經不夠科學。

有研究發現,單一種植人工馬尾松林容易引發嚴重毛蟲的災害。

 

如果混合其他植物就能有效防止這種情況發生。

不同的樹木會吸引不同的昆蟲、鳥類,複雜的生態鏈更加穩固不易遭受毀滅性破壞。

 

即使回歸經濟作物種植,也有間種、套種這類方式。

 


 

通過在同一塊田內間隔種植相同生長期的不同作物,不但能增産,還能利用不同植物起到一定隔離效果,預防蟲災、病害。

 

同時,更爲複雜的作物關系有時還能提高土地肥力,減少農藥、化肥的使用。

如果缺乏對作物混種的思想,就容易引發種植業危機。

 

比如愛爾蘭就曾因單一種植土豆而引發了大饑荒。

 


愛爾蘭大饑荒

 

所以這一次,斯裏蘭卡的種植業也決定放棄種植咖啡。

为了尽快弥补损失,他们從中国和印度引进了茶树,开始种起了茶。

 

由于茶葉的量産,價格也不再像過去那般昂貴。

慢慢地,它在這場和咖啡的厮殺戰中開始取得了優越位置。

 


 

無獨有偶,進入19世紀,倫敦因工業**帶來的汙染開始頻頻流行霍亂。

一些流行病學專家確認,霍亂是通過水源傳播的。

 

該結論導致用熱水喝茶的習慣,更加成爲社會各階層維護健康的重要手段。

雖說沒有茶葉也可以喝燒開的水,但沒有茶葉肯定會影響喝熱水的強制性。

 

在種種曆史淵源下,英國人便將曾經熱愛的咖啡逐漸換成了紅茶。

 

 

 

斯裏蘭卡咖啡業的潰敗大抵是整個過程中*重要的一環。

 

曆史學家認爲,這也是現在英國人偏愛喝茶的關鍵因素。

 

所以從某种角度上说,是一种**让英国人对茶叶爱得死心塌地。

英國人喝茶表面上看是文化習俗(茶文化)的傳播,其實是微生物的勝利。

 

*參考資料

coffee.wikipedia.on 22 February 2019, at 14:22 (UTC).

Hemileia vastatrix.wikipedia. on 4 May 2019, at 23:10 (UTC).

咖啡圈裏的那杯茶.科學松鼠會.2011.11.17

《菌物志》:殺死那顆咖啡樹 2018.

 

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5095号